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电影 > 正文
 
《朗读者》主编董卿:“这是我前半生最高的头
 
  发布时间:2017-12-28 15:56   来源:网络整理
 

今年年初,《朗读者》登陆央视,并在黄金时段首播,一时成为舆论热点。半年后,由董卿主编、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同名图书《朗读者》付梓。

 

3本书、72天、70篇访谈、94篇文本、1000分钟的视频片段、67.6万字。这组数字记录下这本书的不易与多磨。

 

8月13日,“通过朗读爱上阅读:《朗读者》新书见面会”在国家图书馆艺术中心举行。当天,主持人董卿、白岩松,作家曹文轩、周大新受邀参加,与到场读者分享自己的朗读故事。

 

“主编,是我前半生最高的头衔”

 

在《朗读者》中,董卿是一位采访者,新书发布时,董卿成为一位受访者。她坦言多年来,有很多出版机构约她写自传,她都觉得时机尚未成熟,“可能是家庭影响,会觉得写书的作家是多有文化的人。小时候家里要去书架上拿本书,那是得踮起脚尖的,是心里永远的景仰。”

 

多年过去,在她担纲制作人的《朗读者》走红后,面对是否要做成书籍出版,其实心中也多有犹疑。“我也很疑惑,在心里想,有没有必要再出这本书。”出版社的专业团队说服了她。《朗读者》看似是邀请各行各业有特殊成就的从业者来到舞台,参加访谈讲述,但讲述的背后依然是文学的世界。节目从文学里来,“我们应该让它回归于文字,以白纸黑字的面貌再一次与所有观众和读者见面。”

 

从主持人到制作人,再到以“主编”之名立于书封,出版之初,董卿以为有出版社的帮助,自己只需提供一些素材作为支持。而得知自己将是这本书的主编,“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主编,这是我的前半生获得的最高一级的头衔。”

 

带着责任感,她利用假期时间,常常一个人捧着书在上海图书馆研读书稿,体味着编辑工作的辛劳。虽言疲累,但也有些趣味插曲。筹备书稿时,董卿有几次因为没带证件,素颜又满面焦虑地被上海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拦下。她用上海话告诉对方,希望能放行,却没人搭理,“我想这不行,把头发捋一下,拿出标志化的声音说,‘对不起,我今天没有带身份证’。他们被你的声音震到,会突然回头看你。而图书馆的管理人员也是相当淡定,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说,‘侬进去吧’。”

 

《朗读者》:从荧幕到书本

 

电视节目里的《朗读者》定格下许多瞬间,成为观众记忆中一片片美丽的浪花。《朗读者》自成为“现象级”节目以来,引发各方评论。为什么一档读书节目会这么热?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郑召利认为,《朗读者》的火,既有媒体推动,也是因为社会在经历浮躁后,人们萌动着向内心回归、抒发自我的情感,“人们开始追求慢生活,需要慢慢欣赏和品味。”

 

其实,观众在节目中不只品味经典文本,更为朗读嘉宾精致细腻的故事感动。落成图书的《朗读者》也力求在这两大方面做最好的保留。节目因播出时长所限,部分读本为选段,书中则对94篇文本进行全段全篇扩充。节目访谈的文字稿件在每一篇章中都得以保留,每篇访谈前还特别增加朗读者小传,文本之后则附上名家点评。

 

相较于电视节目的声与影,图书无疑更为静止,但这也是《朗读者》新书的亮点:首次采用AR技术。

 

在此之前,图书新技术多用于童书之中,力图开辟多元形式以吸引儿童阅读。此次《朗读者》采用的AR技术,只需读者下载“朗读者AR”客户端,扫描书中的任何一张图片,就能让静态的图文书变成一部“可移动的活电视”,读者可观看近1000分钟的视频片段,而这些片段中有不少是因节目时长而被剪掉的精彩访谈。

 

董卿透露,目前,《朗读者》第二季正在筹备中,朗读亭也会翻新升级。《朗读者》图书在目前推出的三册平装版基础上,还会陆续推出贴合教育大纲精编的青少版、六册精装版与定制珍藏版。

       
       理财
      图文资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