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资讯 > 正文
 
分级诊疗“同床异梦”现象严重?刘玉村、孙虹
 
  发布时间:2018-01-02 14:48   来源:网络整理
 

分级诊疗同床异梦真的很厉害……过去的时代,的确有很多地方做的不错,我们不应该把以前所做的地方都抹杀掉。”6月16日,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副院长马昕受邀出席在京举办的“中国大学附属医院交流与发展促进”沙龙,并做出上述表态。本次沙龙由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主办,健康界传媒协办,北京诺华制药有限公司支持。

“理性回归也是思想解放”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卫生技术评估研究室主任赵琨认为,中国的人口老龄化正在急剧加速,四大慢病高发,如果不能更好的控制死亡率,无异于过度消费稀缺的医疗资源。林枫也强调,基于医联体的分级诊疗体系建设要特别明确医联体的定位。

上海市医改办副主任许速表示,实际上分级诊疗不是一个简单就事论事的医疗持续问题,而是构建总体的一个医疗秩序,这个医疗秩序是对医疗资源的利用更加高效;同时也是全科和专科不同的分工。

镇江市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主任林枫谈到,分级诊疗不是一种模式适用全国,而是上海有上海的先进做法,北京有北京的因地制宜,每个地区或医院都需要找到自己的切肤之痛,从而对症下药。

谈到中国过去的分级诊疗,北京大学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有话要说。“几十年前,中国的分级诊疗已经做得很好了。现在重提分级诊疗,好像以为是一个新事物,其实大错特错。”

“理性回归也是一种思想解放,就是敢于承认前人所做过的工作已经很好了。我们不要把前人做的很多正确的事都推翻了,再另起炉灶。”

“几十年前,中国的医疗体系就已经有了很好的分级诊疗、很好的就诊秩序、很好的病人补偿办法。在毛泽东时代,我们已经补充了没有的,完善了已有的。”

过去的分级诊疗究竟什么样子?刘玉村现身说法,讲述了自己15岁(1975年)时做胰腺炎手术的经历。“先去医务室,医务室看不了,去县医院,县医院看不了。就去天津的大医院,然后开刀,康复。花掉的300多块钱,合作医疗全部报销,自己家里一分钱都没有掏。但是后来,我们又把原来拥有的、符合规律的东西都给放下了。”刘玉村说。

分级诊疗“同床异梦”

现在,医改提出“小病在基层、大病进医院”的口号,还通过挂号费和报销等经济杠杆推进分级诊疗。不过,马昕认为,政策规定和经济杠杆作用有限。

马昕告诉健康界,为了实现大病不出县,有些地方给异地就医做了明确规定,要把大多数患者“摁”在当地。而且,大型三甲医院的挂号费也涨到了30块钱。

不过,马昕说:“经济杠杆限制不了病人。大型三甲医院挂号费30块钱,涨了,但是打车费来回100块钱,患者不在乎30块钱的挂号费。患者宁可自费,也要到外地看病。在上海、杭州一些大医院有些病人是自费的。这侧面说明我们的费用不是很高,病人能够自费得起。而且医院不敢得罪病人,病人可以用脚说话。”

在马昕看来,分级诊疗面临多重挑战。一方面,患者异地就医,直奔三甲。另一方面,在供给侧,不同层级的医疗机构也是“同床异梦”。

“医联体的任务都完成,都上交了,看起来很漂亮。实际上,在上海的医联体当中,很多下级医院的想法跟大医院一样,大医院想做的,小医院也想做,大医院不要的,小医院也不要。”马昕说,此类情况,显然有违分级诊疗的初衷。

想要划清不同医疗机构的权责界限,避免利益冲突,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院长孙虹提议,应该由政府出面,通过顶层设计,建立全国性、区域性的医疗体系构架,明确、合理地界定医院之间的责权分配、利益分配、转诊问题。

孙虹认为,公立医院是经济实体,公立医院之间病人的流动、医务人员的帮助,还要建立分配机制,否则相关帮扶不能长久。“任何一个合作体,如果参与合作的成员不能得到他想得到的利益,或者他应有的利益,这个合作永远不会长久。”

“不要为改革而改革”

“我们不要一听到为改革而改革,把好的东西改掉了,”孙虹继续说,“好的东西改掉了,换了一个领导又是一套,这样就把以前的工作全部废掉了。”

   
   理财
  图文资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