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汽车 > 正文
 
避免“陷阱”,美须放弃傲慢与偏见
 
  发布时间:2018-01-02 14:50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今年6月7日,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在北京共同主持第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框架下战略对话。(摄影 马占成)

《参考消息》8月23日报道 “修昔底德陷阱”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最终会诉诸战争。

当下的世界格局与雅典和斯巴达所处的时代相比早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长期占据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地位,也成为造就现代“修昔底德陷阱”的重要推手。如今国际关系中的“修昔底德陷阱”问题与美国密不可分。

霸权思想易产生“陷阱”

首先,美国的霸权思想是造就现代“修昔底德陷阱”的重要原因。美国的霸权思想来自于美国的“天定命运论”,这种天生的优越感,决定了美国的傲慢与偏见。“天定命运论”是19世纪40年代美国产生的一种扩张主义思潮。从其字面意义上来理解,美国人是上帝的选民,其对新大陆的统治和主宰是一种天意的安排,种族优越论和扩张主义是其思想核心。“天定命运论”迎合了当时美国国内进行领土扩张的需要,在美国盛行一时,至今仍然引导着美国外交政策的走向。于是有了希拉里·克林顿把远在万里之外的南海称为美国的国家利益;于是有了美国的高级军事将领扬言,在南海准备“今夜就开战”。但问题是,谁给了美国这个特权?美国凭什么要高人一头?凭什么做当代霸主斯巴达?

其次,美国依旧奉行冷战思维。冷战思维是指沿用冷战时期两大军事政治集团对抗性的思维模式而非平等协商的模式处理双边或多边的国际问题。狭义的冷战思维特指冷战结束后,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的保守势力妄图建立单极世界,推行霸权主义的一种意识与观念,具体表现为:在冷战结束后四处寻找敌人,将敌情刺激作为美国发展的动力,于是各种威胁论应运而生;寻求绝对安全,担心别的国家挑战它的霸主地位、动它那块奶酪;不尊重别国的安全关切和核心利益,把别国对安全的追求理解为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挑战;强权政治,总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不尊重其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认为“人权高于主权”,美国的国内法高于国际法;用“零和游戏规则”看待新兴国家,将新兴国家的发展视作对自己的挑战;推行渔翁战术,煽风点火,以便从中渔利。这些方面综合起来就是一句话,一切为了本国利益,无视他国需要。美国为了自身的绝对安全,不惜牺牲他国的安全,把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家打得哀鸿遍野、生灵涂炭,大量难民流离失所,难道不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吗?

最后,制造“修昔底德陷阱”也是军工复合体的需要。美国的军工复合体是指由军事部门、军工企业、部分国会议员和国防研究机构组成的庞大利益集团。由于军工复合体不仅涉及军方,还涉及军工企业,更牵涉到国会,因而它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当时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便在其著名的“告别演说”中,告诫美国民众必须警惕“军工复合体”这头“怪兽”带来的危害。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军工复合体不仅没有受到限制,反而一直在背后操纵美国的政治、外交、军事和战略。制造敌人是美国军工复合体生存与发展的需要。近年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波音飞机公司和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是美国国防部的主要承包商。其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主要生产军用飞机、导弹,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重点生产各种类型的导弹,它们都属于“纯”的国防承包公司。而波音飞机公司,实际上属于“半”国防承包公司,该公司主要生产民用飞机,但也接受美国国防部订货。除此之外,通用动力公司、雷神公司也成为美国国防合同的主要接受者。

如果没有国防订单,或者说没有敌人,这些公司将面临破产甚至倒闭。因此,受利益驱动,这些军工复合体以及与其利益相关的集团和个人,就要狂妄地渲染他国威胁论,特别是“中国威胁论”。

“没有威胁,就制造一个威胁”,美国政客和军方谎称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便是一例,美军也因此堂而皇之地打了伊拉克战争,美国军工复合体借机大发战争横财。“感觉有了威胁,便夸大威胁”,美国政客和军方不断渲染“中国军事威胁论”就是典型案例。本来中国是世界上最热爱和平的国家,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唯一30多年没打过仗的国家,却被他们妖魔化为世界和平与地区安全的现实威胁和“国际法规”的破坏者,于是美国军工集团可以开足马力生产大批现代化甚至过时的武器装备。这不是什么“良心的发现”,这是“昧着良心在找食儿吃”。

战争非唯一崛起模式

   
   理财
  图文资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