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1.6.8]
  当前位置:主页 > 正能量 > 正文
 
【雅昌专栏】孙欣:纸本行旅 段正渠敦煌写生记
 
  发布时间:2017-12-28 15:56   来源:网络整理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摘要: 路 眼前的这条路是段正渠画面中的路。 它坐落在党河侧畔,距离西千佛洞不远。记得这条路的一边直接伸向党河,充满着各色石子、又无心停留、缓缓而过的党河;另一边则紧挨着一处土城墙,寸草不生。这是敦煌特有的地貌,蓝天耀眼,黄土鲜明,在极度干旱的城壁下,匍匐着一条为制造感官矛盾而生的河。 今时此刻,当我再次…

汉河仓城 水彩 24X32CM 2013

  日常

  让我们回到出发敦煌的那天, 2014年3月26日下午16时的北京火车站广场,我们一行三十余人集结成队,登上奔赴柳园的列车,31个小时的旅程开始了。

  夕阳经过窗纱,以悄无声息又无比笃定的暖红色目光,像以往抚摸围墙、树木、伫立的人、奔跑的车流一样。窗纱上灰蓝色的小人儿投射在车厢墙壁上,随着列车的行移,小人儿从左下角往右侧斜斜游动,慢慢地会发现他身后竟然跟着一只同样灰蓝的骆驼,循环往复,行走于卧铺的素墙上……

  事实上,发现这一幕都是在段正渠举起手机那一刻之后的事儿了。而此前,我们乘坐的列车正从一个隧洞穿越另一个,天光和黑暗频繁更替,多像是被按了快进键的昼夜。光从人脸上出现然后消失,再出现,再消失,没有人注意墙壁上那个小人儿和他身后的骆驼影儿。直到他举起手机对准它。

  一个人之所以能够成为艺术家,很大程度上是源于其内心有异于常人的的觉知力以及由此引发的深刻敏感,我们所能看见的视觉传达终究是其美学经验得以发声的语言,是其思想结构蕴育之子,而其背后隐藏着最紧要的因素,那就是他的观察。这似乎可以是段正渠发现我们所忽略事物的一个粗浅解释。

  如果“爱是一切的开端”(夏加尔语),那么,爱好是开端的发酵剂。阅读、烩面、民歌、打牌,都是段正渠画风得以完形的药引子。段正渠的读书经验可以追溯至上世纪七十年代,从《搜神记》、《三言二拍》、《水浒传》,再到《白鹿原》、《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金庸全集》,他几乎遍阅那个年代所有的小说读本。这些小说中的“狂狷”气概,既豪放又自守、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气魄,渐次影响到段正渠的画面气质。而面对情意绵长的《红楼梦》、《牡丹亭》、《琼瑶全集》,用他的话就四个字:看不进去。十几岁的段正渠就已经在阅读的过程中渐塑出个人化经验美学,自觉地选择出与己投契的书籍;他从不勉强自己阅读,如同不强迫自己欣赏缺乏对应性的艺术。与其说是早年之于卢奥艺术的摹习让他开启了绘画语言的可能性,不如说是他的视觉审美系统让他遇见卢奥,以及其他表现派代表画家,并与他们神交莫逆。

龙卷风 沙土 胶 水彩 24X32CM 2014

  某种层面上,于段正渠而言,绘画与烩面,同等重要。生长于河南偃师的段正渠一直保留着小时候爱吃面的习惯,烩面早已不是一种地方特色主食,而是一种情感寄托、故土象征。选择一种口味,很像是选择一种绘画风格,真正的对味是无从选择的选择,正如真正的审美判断是倾向于个体美学的、非功利性的,是从日常经验中生长出来的。

  1987年,29岁的段正渠首次奔赴陕北创作纸上油画。初访这个日后对他产生重要意义的地方,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那些农民,起初给人印象腼腆、呆讷,但喝饱了酒之后会豪放不羁地唱歌,那是一种只有在干旱的戈壁、燥冽的风沙里才能破土的歌声。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造作,于高亢中悲凉,嘶哑中流泪,有着最原始的直白与率真。段正渠的青少年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植根在中原农村,因而对农村并不陌生,但这种“既熟又生”的感觉却是平生第一次遭遇,这让他无比感动,兴奋异常。后来,陕北成为了段正渠名副其实“作品的故乡”,他多次来到这里,谋面那些被高强度光照磨砺过的戈壁,体味夜幕降临醉酒放歌的西北汉子难以言状的朴实多情:“一对对鸳鸯水上漂,人家都说咱们俩个好,你要是有心思咱就慢慢交,你没有那心思啊就呀么就拉倒;你说拉倒就拉倒,世上的好人有多少,你要是有良心咱一辈辈好,谁没有那良心叫鸦雀雀掏……”

   
   理财
  图文资讯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